大神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不良王妃:让爷贱笑了 > 正文 第442章 白菜被猪拱了

苹果彩票网江苏快3网上投注

    一刻钟后,容逾安看着和小鱼儿并肩走出来的萧子祈,脸色有点沉。尤其是看到,他们两个人居然手拉着手,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容逾安的脸,彻底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二话不说的将小鱼儿拉到自己怀里,警惕的看着萧子祈,“七皇子,我们有事先走了,再见!”

    萧子祈还是第一次看到,在父皇母后之外的,居然还有人敢对他甩脸色的。

    本来挺想生气的,后来看见小鱼儿那张好看又傻乎乎的脸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能气不能气。

    面对着未来的大舅子,得忍。

    于是一口窜到嗓子眼的恶气,就这么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笑眯眯的快步追上去,偏生假装没有看见容逾安的脸色,在他跟前上蹿下跳,“兄长,不着急的,我送小鱼儿回家,你要是有事的话,你可以先走!你放心,小鱼儿交给我,绝对没问题!”

    容逾安气的头顶冒烟。

    小鱼儿以为他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,要被耽搁了,赶紧体贴乖巧的说,“哥哥,你要是有事情忙碌的话,你就先去吧,我可以让萧子祈送我回去的,你放心好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逾安只觉得自己,一口老血要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叫他什么?”容逾安不想让自己对小鱼儿发火,这么多年来,他在小鱼儿面前,很少发火,因为小鱼儿很胆小,他不想让自己不好的一面,对她造成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容逾安隐藏的好,所以小鱼儿和萧子祈都没有看出来。

    小鱼儿如实回答, “我和萧子祈是最好的好朋友,哥哥,你知道吗?我们两个都说好了,要每天都想对方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容逾安看看小鱼儿天真无邪的脸,又看看一旁满脸宠溺的萧子祈,心里顿时有两种感受。

    第一种感受是,自己家种的大白菜,好像是被猪拱了。

    第二种感受是,小鱼儿这个蠢货,一下又一下的往她心上插刀子。

    叫堂堂七皇子直呼全名就算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还手拉手?

    抱歉,谁准许她手拉手了?

    平常小鱼儿和他手拉手,那是因为他将来能娶她,萧子祈算哪一门子的葱?

    葱花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和萧子祈做最好的朋友?

    最好的朋友每天都要想好几次?

    他陪着她这么多年,也没听她说过每天会想她好几次。

    容逾安觉得, 在对小鱼儿的教育上,他得开始警惕了。

    不然自己的女孩,都要被别人稀里糊涂的拐跑了!

    “这样吧。”容逾安看着萧子祈那癞皮狗一样的德行,知道强行是甩不掉了,只能智取。

    “七皇子如果想要送小鱼儿的话,也可以,顺便到我们家里坐坐,参观下我们家。小鱼儿,你觉得怎么样?”容逾安说。

    小鱼儿开心的点头,“好啊好啊,萧子祈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朝着容玄府邸而去。

    路上容逾安面上笑嘻嘻,心里呵呵呵。

    他今天就要让萧子祈知道,他和他之间的差距,就凭着萧子祈,也想把小鱼儿给抢走?

    坚决不行。

    回到府邸,容玄和方朵朵听说,七皇子过来了,特意款待了一番。

    萧子祈见过容玄,知道这是位很厉害的角色。

    之前容逾安提出来,让他到府上来参观的时候,他只顾着高兴,没有想那么深远,如今和容玄面对面,被容玄审视着,萧子祈觉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这么快,这么早的就见岳父岳母大人,他有点没准备好啊。

    小小的脑袋里想的有点多,容玄却没有胡思乱想,和他说了几句话后,看方朵朵一脸没什么兴趣,便打发萧子祈去后院找容逾安和小鱼儿。

    说回来,容逾安和小鱼儿,自打一府,和容玄方朵朵问好之后,就去了后院。

    用容逾安的话来说,是他有话要跟小鱼儿说。、

    二人进了房间,容逾安指了指旁边的座位,示意小鱼儿坐上去。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,似乎还挺严肃的。

    小鱼儿不由自主的,因为他的严肃,而也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坐到了椅子上,她挑着眉,满脸疑惑的问道,“哥哥?”

    “小鱼儿,哥哥今天要给你上上课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小鱼儿好奇不已,“要教小鱼儿认字读书吗?可是在学堂里,有夫子教小鱼儿的啊!哥哥不用辛苦了!”

    合着你还挺贴心的?

    容逾安默默在心中吐槽,却也不敢给小鱼儿脸色看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她娇气的很,他可不愿意看到她哭,哪怕她只是红了红眼圈,他就受不了。

    深深叹了口气,容逾安坐下来,语重心长的说,“哥哥是要教你怎么保护自己,接下来哥哥说的话,你都要记在心里,并且要按照哥哥说的去做,好吗?”

    小鱼儿似懂非懂,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如果不这么做的话,哥哥就会伤心,会流泪的,你希望看见哥哥为你伤心难过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吗?”容逾安可怜巴巴的问道。

    他承认,是他自己无耻了,利用小鱼儿的善良和柔软,但他知道,这绝对是最有效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小鱼儿听完后,立刻表示,“我会按照哥哥说的去做的,哥哥你不要伤心不要难过不要吃不着饭睡不着觉。”

    “乖。”

    容逾安满意的勾起了唇角。

    “第一条,就是不能和别的男孩子拉手,也不能抱抱,更不能亲亲,任何肢体接触都不要有,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小鱼儿道,“我和哥哥也不能拉手抱抱了吗?”

    容逾安立刻纠正说道,“和哥哥当然可以,我们两个人是最亲密的,当然可以,哥哥说的是,不能和学堂里的男学童,包括但不限于萧子祈,尤其是萧子祈,不能那样做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”小鱼儿道,“只要还可以抱哥哥,那小鱼儿就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容逾安听到这句话,简直感动的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伤他一天了,可算是给了他一点甜头吃。

    “第二条,就是不能随随便便对别人说喜欢。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可我就是喜欢啊!”小鱼儿歪头道,“哥哥也不能说吗?”

    “你对哥哥是爱,对于其他人,不能说,你要是说了的话,哥哥就会伤心难过吃不下饭睡不着觉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一脸懵逼,觉得台词似曾相识,但害怕容逾安真的不吃饭不睡觉,也答应了。

    之后一连十条规定,小鱼儿都一口气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容逾安拉着小鱼儿出来的时候,心满意足,尤其是在看见从前院跑过来的萧子祈时,莫名有一种优越感和胜利的喜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