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神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不良王妃:让爷贱笑了 > 正文 第441章 大哥看上的女人

苹果开奖直播44836.com

    因为要去学堂念书了,小鱼儿这天晚上,怎么都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翻来覆去的,一会捂着嘴巴偷偷的笑,一会又唉声叹气怕学堂里会听不懂夫子讲的。

    她睡不着,就去找容逾安。

    容逾安是看着她闭上眼睛时,才悄悄回房的。

    哪想睡了没多大会,床边一拱一拱着的,过来一个小肉团。

    他吓了一跳,黑暗中睁开眼睛,等听到了那熟悉的呼吸节奏,才知道,是小鱼儿。

    侧身用手臂抱住她,挑着眉问她,“你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小鱼儿以为容逾安已经睡了,忽然身边的人说话,着实吓得不轻,一张小嘴微微的张着,愣怔了大半天才蹦出来一句话,“哥哥…你没睡啊!”

    “被你吵醒了。”容逾安说着,拍了拍大床里面的位置,“过来,来里面躺着睡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睡觉不怎么老实,和她乖巧听话的性格,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她势必是要占着整整一张大床的。

    任由她在床外边睡觉的话,第二天可能会看到她躺在地上,四仰八叉睡得乐呵。

    小鱼儿吭哧吭哧的又跑到床里面。

    再次并肩躺好后,二人枕着一个枕头,小鱼儿想起之前两个人的聊天内容,抱着歉意的吐了吐舌头,“哥哥,我在想明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上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什么可想的。”容逾安随口回答,他记起来自己临近上学的头天晚上,心里想的都是不能在家多陪着小鱼儿了。

    果然人和人的追求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他发呆之际,小鱼儿又开始絮絮叨叨,“想我的同窗会怎么样?有没有别的小姐姐,还有我的兄长们也都在学堂吗?”

    容逾安有一下没一下的回答着,然后很快听到了小鱼儿的打呼声。

    这叫睡不着?

    容逾安情绪复杂的给她盖好被子,叹气闭眼。

    隔天早晨,容逾安再次感受到了,小鱼儿对上学的热情。

    天还没亮,她就在被窝里面扑腾,容逾安被迫起来,陪着她说了好大一会的话,然后眼睛都还没有睁开,就去院子里面习武跑步,等每日的练功结束,回到房间,见小鱼儿撅着屁股又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哦。

    容逾安揉了揉直打架的眼皮,感情她就是把自己吵醒,然后她继续享受睡觉。

    嘴角抽搐不已,向来不怎么喜欢睡回笼觉的容逾安,这回躺在外面,抱住小鱼儿睡了会。

    之后便是一起起床,一起洗漱,一起吃早饭,一起去学堂。

    路上的小鱼儿,开启了好奇宝宝模式,看见什么都要问。

    比如,“为什么这些卖早饭的人起的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哥哥我们要早早的就去学堂呢?

    “哥哥为什么长得这么好看还聪明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就是没有哥哥长得高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逾安耐着性子回答, 到后来自己也不知道都回答的是些什么玩意。好在小鱼儿不计较,顶着一双大眼睛,滴溜溜的转动,对他所有的回答,都格外的捧场。

    成吧。

    有这么一个傻女孩,容逾安的嘴角,一大早上都没有消失过。

    到了学堂后,容逾安把她送进了学堂。

    学堂里面,父亲容玄早就打点过,学堂是根据年纪来分别班级的。

    容逾安今年十岁,自然不能好小鱼儿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哥哥,那我结束学堂了,可以和你一起回家吗?”小鱼儿得知容逾安要走,不情不愿的问道。

    容逾安点点头,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那张皱巴巴的小脸上,这才多云转晴。

    “去吧,”容逾安说,“哥哥等下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和小鱼儿恋恋不舍的告别后,容逾安回到了自己的教室,虽然还是一样的同窗,一样的桌椅,可不知道为什么,仿佛是因为学堂里有了小鱼儿的到来,容逾安两节课的嘴角都是微微扬起的。

    作为同窗的小伙伴们发现了,一个个打趣他。

    “妹妹来了,心情都变好了!”

    “宠妹狂魔啊你!”

    女学童们则是无比艳羡,能够做容逾安的妹妹。

    对于她们来说,平日里的容逾安,就像是那高山上的一朵花,只可远观,不可亵玩,因为此花虽然够美但也够冷艳,自从进到学堂里面后,可以说是一张冰山脸走天下。

    和容逾安关系较好的一些世子爷,皇子们都说,容逾安就那副冷冰冰的模样,除非对着他那个妹妹,才能好一点。

    如今女血学童们都相信了。

    只是提了一提他的妹妹,他就高兴的不成样子,更不要说见到真人。一时之间,许多和容逾安一起念书的女学童们,对于小鱼儿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这一切,小鱼儿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本以为到了学堂后会很紧张,结果却出乎她的意料。

    班级里都是和她一般大的学童,大家都是头一天来念书,各个都很兴奋,一个个的彼此互相介绍,渴望博得关注。

    小鱼儿的教室里,女孩子很少,只有四个女孩子,被同班的男孩子们,戏称是四朵金花。

    几个女孩子都心思单纯,笑嘻嘻的就接受了。

    并且大家还按照生日月份来排序,一时之间,小鱼儿就有了三个可爱的姐姐。

    除了三个姐姐外,班级里剩下都是男孩子,一共有十二个男孩子。

    这些男孩子的身份地位,自然不会有多低,最少的级别都是小王爷的级别。

    但开学第一天,大家对那些名啊利啊都不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玩的开心最重要。

    小鱼儿班上有个长得很英俊的小皇子,名叫萧子祈,她从前从没见过,打听之后才知道是珍妃生下的,也就是传说中的七皇子。

    只比萧子昂大一岁。

    珍妃在皇帝跟前,算得上是一个受宠的妃子,不过这个萧子祈,却一直对外宣称抱病,加上方朵朵并不和珍妃交好,是以,一来二去,总之之前就是没有见过萧子祈。

    萧子祈除了长得很英俊,性格都很霸道。

    他在看见小鱼儿之后,愣是要和小鱼儿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管不顾夫子的要求,自己搬起来书桌,就搬到了小鱼儿身边。

    那动作流利干脆,哪里像是一个常年抱病在身的人。

    夫子自然知道,这位小祖宗的身份,装模作样的数落了几句,就开始了上课。

    小鱼儿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,尤其是身边这位,看起来气质很酷又长得很帅的萧子祈。

    两个人坐在一起,脑袋凑一块的嘀咕。

    “你叫萧子祈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你叫容安逾?”萧子祈问。

    “对啊,不过大家都叫我小鱼儿,你也叫我小鱼儿吧!我批准了。”小鱼儿悄声说道。

    萧子祈挑了挑眉,他虽然是同龄人,但心智可不是。

    在皇宫里面生活的,哪能真的是傻白甜人设。

    但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,萧子祈忽然觉得很有趣,以前在宫里,从来都是他批准别人,现如今居然轮得到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,对他说批准他?

    意外又欣喜。

    萧子祈心情好,配合的点点头,“谢谢你小鱼儿。”

    “嗨呀!不用谢的,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。”小鱼儿甜甜的道。

    萧子祈又是一惊,“这就是好朋友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小鱼儿说,“我很喜欢你,所以想和你当好朋友,你不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 萧子祈听着她前后两句话,内心有点复杂。

    还是头一回听见,一个女孩子对另一个男孩子说喜欢,结果只是为了当好朋友的。

    他在宫里面见得多,那些公主格格,刁蛮点的,通常说喜欢,就是把对方占为己有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还真是新鲜。

    他欢天喜地的对她说了句,“愿意,你就是我的好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节课,萧子祈沉浸在和人做好朋友的喜悦之中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的这种喜悦就被冲散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发现,小鱼儿和全班人聊天的模式都是,“我很喜欢你,所以想和你当好朋友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心塞。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,结果发现竟然是批量生产。

    这种心情……

    萧子祈想静静。

    他觉得对着小鱼儿,自己还是可以保持冷静自持的, 然而等到了学堂结束前,他拉住小鱼儿的手,郑重其事的道,“小鱼儿,我要做你的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好奇的看着他,歪着脑袋道,“你是啊!我们就是好朋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萧子祈别扭半天才说,“我不要和别人一样,别人都是你的好朋友,我必须是你最好的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区别吗?”

    “就有!”萧子祈道,“反正你最好的好朋友,只能有我一个人,不然我知道的话,我就!”

    小鱼儿一惊,“你就怎么?”

    “哼!”萧子祈重重的哼了一声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小鱼儿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和容逾安一起回家的路上,容逾安问她,“今天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开心!”小鱼儿喋喋不休,把今天在学校发生的事情,一股脑倒豆子似的,全跟容逾安讲了,大概是因为她没有把萧子祈临走前的那句话放在心上,反正没告诉容逾安。

    容逾安见她说的眉飞色舞,同样也高兴,领着她在街上买了喜欢吃的零食,然后一起回家做作业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小鱼儿还要和容逾安一起睡。

    说是在学堂里面发生的事情还没有讲完,要一起讲给容逾安听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是,她没讲几句,就呼呼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容逾安无奈的笑笑,第二天照样和她一起去学堂。

    小鱼儿心无芥蒂,去了学堂后,和大家打招呼,几个女孩子都没有什么异常,倒是男孩子,神情显得拘谨。

    她心眼儿直,又心思单纯,看见大家拘谨,还以为是害羞了,笑嘻嘻的说了两句话,就坐回了座位。

    见到萧子祈在场,赶紧跟萧子祈问好,“七皇子好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子祈道,“小鱼儿,你昨天回家之后,有没有想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小鱼儿回答的很快。

    对于萧子祈来说,这简直是会心一击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想我?”萧子祈问,“我都想你的。我们是最好的好朋友,难道不应该每天想一下对方的吗?”

    小鱼儿陷入沉思,琢磨了会,觉得萧子祈说的很对。

    她昨天回到家,还想了她的三个小姐姐,单独把萧子祈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现在又听到,萧子祈说想了她,可她却没有……

    小鱼儿觉得十分不好意思,轻轻的对萧子祈说,“你放心,我会想你的。”

    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,萧子祈才不情不愿的瘪瘪嘴,“要想两次!把昨天的补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发现,今天大家都对她很客气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和昨天一样亲昵,但亲密之中,却多了几分敬畏?

    她说不出来是因为什么,但这种感觉很强烈。

    小鱼儿想了想,不知道为什么,就跟萧子祈说,“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萧子祈摇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见小鱼儿一脸懵逼的继续发呆,他才暗中勾了勾唇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原因,昨天回到宫里,他就让自己身边的人,去给各位同班的男学童传话。

    传话内容,简单粗暴。

    “小鱼儿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和小鱼儿一个班级里的那些小世子小王爷,论身份尊贵,自然比不上萧子祈,萧子祈背后除了珍妃,还有一个皇帝,谁有人家后台硬?大家当即都表示,怕了怕了,大哥看上的女孩子,谁都不敢乱碰。

    对于眼下的效果,萧子祈是很满意的。

    小鱼儿思考了一天,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,这天下学回家时,萧子祈说要去送她。

    “送我?”小鱼儿摇头,“不用了,我有哥哥的。我和哥哥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萧子祈说,“我们不是最好的好朋友吗?我只是想送你回家,我可以和你们一起走的。”

    萧子祈见过容逾安,对于容逾安的印象,停留在冰山脸三个字上。

    他胆子大, 又生来受宠,再说了还有皇子身份在那里摆放着,是根本不畏惧容逾安的。

    有什么可畏惧的。

    按道理说来,那就是他以后的大舅子。

    萧子祈想到的有点遥远。

    小鱼儿却只顾着眼前,听见他这么可怜巴巴的说道,于是说,“那好,我们一起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