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神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不良王妃:让爷贱笑了 > 正文 第438章 敢骗到爷的头上来

高频彩网上投注

    四周都是人,容逾安和小鱼儿的穿着,在灰扑扑的众人中,显得特别扎眼。

    二人长相出众,男孩俊秀,女孩美艳,很好辨识。

    往来看热闹的人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其中有几个,已经有认出来他们二人身份的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容王府上的两位小祖宗吗?”

    “哟!被你这么一说,好像的确像是那么一回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呸!你个不长眼睛的,什么叫好像,分明就是,那男孩可不就是容府的小少爷,女孩看样子和男孩如此亲密,肯定就是千金小姐!”

    他们叽叽喳喳,小鱼儿越发紧张,她看看容逾安,又看看对面的那一男一女,最后收回视线,瘪瘪嘴道,“哥哥,我想回家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是很早就知道,她是被容逾安捡回来的,容玄和方朵朵也没有藏着掖着。她虽然一直都希望能够见到自己的亲生父母,但并不意味着,谁都可以来随随便便的糊弄她。

    从对面两个人身上,她感受到的,不是久别重逢的喜悦,而是…一种说不出来的别扭感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让她不愿意去和对方亲近。

    听到小鱼儿这么说,容逾安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同样觉得,这两个人的出现,十分诡异,像是被谁特意设计好的一样。

    想着刚才看到的幽月,容逾安心中的不适感,更加强烈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家。”他看也不看别人,拉住小鱼儿的手,就要往王府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他就不信,朗朗乾坤,还真敢有人拦住他!

    “哎呀!”容逾安脚步还没动,那女人就开始惊呼,“我的女儿啊,娘亲知道,你不愿意认娘亲,是!的确是娘亲有错在先!可是,娘亲当初把你丢下是迫不得已的啊!当时娘亲自己都快要活不下去,怎么忍心让你跟着我一起受苦!思来想去,只有让你离开娘亲,希望你能够被好心人给捡起来,娘那么做,也是为了让你活下去啊!”

    小鱼儿好奇的看着她,不说话,不表态,她的小手紧紧的扯了扯容逾安的,看着那女人说道,“你认错人了,我有娘亲的,我们要走了,你要是再这样的话,我爹爹和娘亲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的闺女啊!”那女人还在大声的哭喊。

    周围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,多的让本就害羞的小鱼儿,更加紧张了。她脸颊红红的,不知道该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容逾安却笑了,他挑挑眉,“这样吧,既然你说是她的娘亲,不如这样,你跟我们回一趟府,难不成你想就这样在大街上,只凭借着一两句话,就把她带走?空口无凭,我要是这样让你随随便便带走,那是不是以后不管是谁,都可以张口闭口带走别人家的女儿?”

    话说出口,人群已经有人附和。

    大家都不是瞎子,此刻那女人的脸色,已经有了些颓败。

    她紧张的用两手互相的搓来搓去,看看容逾安,又看看小鱼儿,“她就是俺闺女,血脉就是证据,怎么能说是空口无凭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是你闺女就是你闺女?”容逾安冷冷的发笑,“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在骗人?还是说,我们家养了她这么多年,不知道她是不是亲生的?实话跟你说吧,你认错人了,但你若是执意要把人带走,那就跟我回府上,我爹爹容玄,乃是当朝的堂堂王爷,你想要在我们眼皮子底下,带走人,不跟我们走一趟,恐怕说不过去吧?”

    女人似乎还想说什么,她身后的男人,却粗声粗气的拍板子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好!那我们就回去和你当堂对峙。”

    容逾安挑挑眉, 倒是有几分意外。

    他说那番话,就是为了吓唬吓唬对方,一般来说,手里面没什么证据的,估计早就吓跑了,哪里有狗胆子跟他一起回去?

    有意思。

    容逾安轻哼了声,拉着小鱼儿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身后跟着那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他知道路上,那两个人没完没了的在小声商量着什么,但不管是什么,谁都别想把小鱼儿从他身边带走。

    就算是她亲生父母来了,也没门。

    一行人很快就到了王府,守门的士兵在看到容逾安身后跟着的那两个人时,好奇的打量了几番。

    容逾安让人去通报,说是在正厅等着容玄和方朵朵。

    进入正厅后,容逾安让小鱼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那两个人在正厅里干巴巴的杵着,他理也不理,给小鱼儿倒了杯茶之后,没什么情绪的扫了两人一眼。

    很好。

    已经开始紧张了。

    女人藏在袖子里的手,在轻轻的发抖。

    男人虽然面上看不出来,但太阳穴两侧的青筋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小鱼儿才抿了两口茶,一轻一重两道脚步声,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容玄和方朵朵并肩而来,还抱着他们的小弟弟。

    小鱼儿甜甜的叫了句,“阿爹!娘亲!”

    方朵朵冲她招手,小鱼儿则一屁股滑溜下去,颠颠的跑过去,抱住方朵朵的大腿,“娘亲!”

    “乖。”方朵朵拉住她的小手,“今天在外面玩的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开心那就好。”方朵朵注意到正厅里的另外两个人,上下打量后,神色淡淡的,“这两位是?”

    “王爷好!”二人行礼,结结实实的朝着容玄磕了个头。

    “王妃好!”

    容玄和方朵朵坦然接受,“说吧,你们二位是?”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,事情是这样的,早在六年前,我们两口子丢了个小女娃,实在是因为当时太过于贫穷,家里孩子多,口粮供不上,不得已才把女娃子给丢掉,只是刚丢掉,我们就后悔了,大半夜起来又跑回原地去看,结果没有想到,那女娃子居然被人给捡走了!”男人说道,“这么多年来,我们一直记挂着那个女娃,每日每夜的良心上都过不去,我们一直在找那个女娃,刚好凑巧,前些天,有人告诉我们,说女娃在京城,我们就找了过来。又有人暗中指引,说是女娃在王府……”

    那男人还要再说下去,被容玄给打断。

    他翘着二郎腿,眸光平平,“有人暗中指引?怎么指引的?指引之人是男是女?长什么模样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男人为难了,“这不能说,对方说只是做好事,不便透漏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容玄笑意盈盈,“是吗?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原本还算和谐的气氛,在容玄说完这句话之后,骤然冰冷下来。

    男人莫名其妙的觉得后脑勺发凉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王……”男人哆嗦着嘴巴,说不出话来,因为一把刀,直直的架在他的脖子上面。

    他吓得双腿打颤,扑通跪下来,不停的磕头求饶,“王爷饶命!王爷饶命!”

    “那就说,暗中指引的人,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…是是是是一个小姑娘!长得很…很清秀,我们那天赶路,路上说起来我们的女儿,然…然后那小姑娘说,她倒是认识一个人,符合我们的描述,于是我们这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知道小姑娘是谁,唯有小鱼儿一脸天真的问容逾安,“哥哥,那个小姑娘会是谁啊?”

    笨蛋。

    “小鱼儿。”方朵朵站起身来,走向小鱼儿,“娘亲忽然想吃蛋糕,你陪着娘亲去吃蛋糕好嘛?这里有你爹爹和哥哥处理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一听蛋糕两个字,立刻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她拉住容逾安的手,捏了捏掌心,“哥哥,等下我回来找你哦,还有,”她踮起脚尖趴在容逾安耳朵旁边,“你帮我看看,他们是不是小鱼儿的爹娘。”

    容逾安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放心吧,你难道还不相信哥哥吗?”

    “小鱼儿最相信哥哥了!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容逾安哄骗着,“记得帮哥哥留一块蛋糕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鱼儿甜甜的答应了,随后跟着方朵朵,一蹦一跳的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二人的身影越来越远,容玄脸上的柔情蜜语,顿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正厅的大门被紧紧的关上,漆黑的房间里,一男一女,意识到什么。容逾安立在一旁,双手背在身后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容玄更加懒散,他靠在椅背上,姿态悠闲,“现在可以说实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什么实话?”男人不敢乱动,生怕那尖锐的、泛着冷光的刀尖,会不小心刺穿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容玄好奇的道,“实话你不知道吗?你欺骗了我什么,你不清楚?”

    “小的一字一句都是属实啊!”男人咬紧牙关,恳求道。

    容玄哂笑,不再看他,而是吹了吹指甲。

    于是,架在男人脖子上的刀去掉了,男人立刻松了口气,只是这口气还没松到底,就被人一左一右的按住了肩膀。

    男人想要低呼,从后面猛然踹来一脚,他趔趄一下,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有人踩住了他的肩膀,他动弹不得,粗糙的脸贴着地面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!”女人看见有人拿着匕首上前,高声呼叫,“你们……你们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士兵手起刀落,动作十分干脆,一下子就把男人的尾指给切了下来,顿时鲜血横流!

    “啊!”男人痛苦的嚎叫,女人更是吓得瘫坐在地上,啊啊啊的嚎叫。容玄勾勾唇,“还不说吗?再不说,剩下的手指,可就保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说!”男人这会什么都不顾了,“那女孩住在来福客栈,我们是在大街上遇到她的,她给我们一大笔钱,说让我们来王府门前这么说,完事之后说让我们把那女孩带走,带出城或者是卖掉都行,赚的钱都是自己的!王爷饶命……”男人额头冷汗直流,“王爷饶命啊!小的一时鬼迷心窍!王爷饶命!”

    容玄凉凉的扫了他一眼,说道,“都关进大牢里去,什么时候放出来,看本王心情。”

    士兵领命,拖着那面如死灰的一男一女,离开。

    很快又有士兵上来,将被弄脏的正厅仔细的清理。

    容玄扫了眼在一旁的容逾安,说道,“以后再有这种认亲的,直接赶出去。都什么人,也敢骗到本王头上来。”

    容逾安嗯了声,看向容玄,“阿爹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容玄起身,一身凛冽褪去,整个人又恢复了平时笑眯眯的模样,那双眼睛格外的迷人。

    他走到容逾安跟前,低头道,“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鱼儿的娘亲和爹爹……”容逾安说,“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当初他把小鱼儿捡起来的时候,就让容玄帮忙打听过她爹娘的下落,只是后来,他越来越喜欢小鱼儿,就刻意的避免不去问那个问题。

    因为担心,一旦问了,小鱼儿就会被抢走。

    不想承受那种损失,所以宁可装作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今天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之后,他觉得,与其等着那些人找上门,不如他把主动权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大不了他可以让步,允许小鱼儿的爹娘来看望她,但绝对不允许他们把小鱼儿带走。

    短短的时间里,容逾安的内心已经经过一场大戏。

    容玄看着他变来变去的脸色,他自己的儿子,心里最清楚他是什么德行,甚至能猜出他现在的想法。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的儿子,居然还是一个知道从小养成的。

    容玄收回心神,问,“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孩儿请您帮忙调查的事情,有结果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永远不会问。”容玄哂笑。

    容逾安抿了抿唇,“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容玄道,“不是因为调查不出来,而是因为她的娘亲和爹爹,要么是死了,要么是不在大梁境内,总之,找不到踪迹。我更倾向于前一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容逾安哦了声,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受,竟然有点庆幸?

    尽管他很清楚,这样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容玄又接着说,“所以以后,要是再有什么人找上来,说是小鱼儿的亲生父母,直接打发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,您说有没有可能,小鱼儿的亲生父母在异国他乡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容逾安道,“能否接着查下去?”

    容玄看了他几眼,“会查的,等有结果了告诉你,关于幽月的事情,你再去处理下,上次处理的不干净,这次不要再出差池,她既然不甘心,就让她彻底死心。恩将仇报,我们容家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她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放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