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神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不良王妃:让爷贱笑了 > 正文 第436章 新年的愿望

广西快3网上投注

    小鱼儿看着房间里满满当当的人,知道大家都是担心她,很是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她抱住坐旁边的方朵朵,轻轻的在她身前蹭来蹭去,“娘亲,小鱼儿让你们担心了,是小鱼儿不好。”

    方朵朵笑,“小鱼儿是个好孩子,这件事不是你的错,不过以后还是要更加小心,你是娘亲和爹爹的小棉袄,你要是出点什么事情,让我们怎么活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看见旁边容逾安也走过来,便多了一句,“让你哥哥怎么活?”

    小鱼儿同时看到容逾安,冲着他吐吐舌头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一大一着话,容玄让人把大夫请进来,给小鱼儿再检查一下,看看有无大碍。

    方朵朵退后,给大夫让出位置。

    把脉的时候,没有人说话,一颗颗心在得不到大夫的结论之前,始终是悬空着的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注视之中,大夫紧张无比,时不时的抹一把额头的汗。

    所幸,脉象正常,这次可以说是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大夫如实告知房间里的人,“回王爷,回王妃,小姐醒来,已经没有大碍,主要是伤口仍需要注意,近来还是切记,不要沾染上水,小心修养便是。另外,老臣开的药,也要记得按时服用,是调理小姐身体的。”

    方朵朵点头应下,招来小厮把大夫送出去。

    “听见了没?”方朵朵戳戳小鱼儿的鼻尖,“今天开始,要卧床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小鱼儿哭丧着脸,“卧床?娘亲,确定是卧床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方朵朵捂着嘴笑,她知道小鱼儿的性格,那是一刻钟都不得闲的,不让她出去跑着玩,岂不是要把她给闷死?

    果不其然,听完方朵朵肯定的回答,小鱼儿有模有样的长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方朵朵明知故问,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不让你出去玩,你就要听话,都是为了养伤。如果觉得烦闷的话,到时候哥哥陪着你。”容逾安瞧她长吁短叹的模样,忍不住心疼的道。哪知道小鱼儿却立刻摇了摇头,“不要了。哥哥,小鱼儿发愁的是,马上就要过年了,我却不能出去玩,这是多大的损失啊。我一个人损失就已经足够了,哥哥你该出去玩,还是要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她睁着圆圆的眼睛,“到时候哥哥就把小鱼儿的,一起玩回来。好吗?”

    容逾安没有回话,房门就被人用力从外面推开。

    巨大的动静,让房里的人不约而同回过头去,在看到来人是幽月的时候,方朵朵脸色冷了几分,容玄更是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小鱼儿欣喜,“幽月姐姐!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她看着幽月,见她行动方便,只是脸上的表情,却十分的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幽月姐姐?”小鱼儿狐疑的道,“你该不会是也受伤了吧?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幽月已经走到了跟前,她没有理会小鱼儿的问题,甚至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小鱼儿,而是直接跪到方朵朵跟前,哽咽着道,“王妃,幽月不知道幽月做错了什么,你为什么要让幽月离开王府?”

    方朵朵知道容逾安的决定,对此毫不意外。

    她是个坚定的人,既然已经做了决定,绝不会因为随便两句求情,就会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更何况,对于幽月伤害小鱼儿这件事情,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离开王府?”小鱼儿两只耳朵特比尖,听见后,好奇的问出来,“娘亲,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方朵朵看过来,柔声安抚,“没什么事情,并不是让幽月离开王府,而是让幽月姐姐去游学,学点本领,女孩子家家要有点本领傍身才好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很快就被说服了,“那就好。我还以为,娘亲要惩罚幽月姐姐呢!”她心思单纯,到现在仍替幽月说话,“不过,娘亲说的对,幽月姐姐长得漂亮,是得学点本领,到时候就成了咱们京城的第一才女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自己乐呵起来,除此之外,全场都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方朵朵暗暗的想,这个小傻瓜,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呢,还好身边有他们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来看着幽月,“听清楚了吗?让你离开王府是为了让你变得更好,让你去游学,至于你有没有做错事情,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?”

    幽月身子一顿,张了张嘴,想要狡辩,却不知道从何开口。

    因为方朵朵什么都没说,她如果认错,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?

    幽月到底还是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就算心思恶毒,可在面更有心计,城府更深的容玄面前时,不敢班门弄斧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沉默半晌后,幽月认命的叹了口气,“幽月知道了,谢谢王爷和王妃的栽培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你好好学做人,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报答。”方朵朵一语双关。幽月知道,自己从王府出去,就再也没有办法,如此轻松的回到王府了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。

    她不想走。

    她甚至恳请管家,无论如何,让过了这个年再走。

    但显然,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。

    容玄处理起来事情,多么狠毒啊,怎么可能会有回转的余地?

    幽月的东西并不多,随随便便收拾了几件衣服,就背着包袱离开了王府。

    她离开的时候,并没有回头看,并不知道容逾安一直都在注视着她。等人走远了,再也看不到背景了,管家才上前道,“少爷,天黑了,又飘起了雪,咱们要不会屋里歇着去?”

    “让人跟着她,亲眼看到她出城了再回来。”容逾安强调,“把事情给我办漂亮点,等出了城,她愿意去哪里便去哪里, 不必管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容逾安抬头看了眼天空,灰蒙蒙的,但他知道,过了今天,明天会是一个好日子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房间,只剩小鱼儿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正在睡觉,恬静的模样,仿佛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容逾安坐过来,看了她半晌,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视线太过于强烈,小鱼儿没隔多大会,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他,笑了笑,“哥哥,马上就要过年了呢!”

    可惜她却不能下床。

    容逾安点点头,“过了今晚,明天就是新年,今晚我和你一起守岁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原本还懊悔不能跑出去玩,但有容逾安在身边,似乎一切都不是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,两个人在房间里吃过饭后,容逾安便回房了。

    每年他们家的传统都是,在守岁的时候,也就是传说中的除夕夜,要穿上新年的新衣服,然后熬夜等着新年的钟声敲响。

    容逾安回房,就是为了换衣服。

    同时给小鱼儿留出来时间,让婢女帮忙换上漂亮的衣服。

    他们的新衣服是之前让裁缝一起做的,从颜色到款式都是一模一样的,只不过一个是男款的,一个是女款的。

    容逾安穿好衣服,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眼,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等他走到隔壁,看见同样的衣服穿在小鱼儿身上,顿时眼前一亮,眉眼稍稍的弯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鱼儿穿什么都好看,两只圆圆的眼睛,简直让他挪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穿这个好好看!”不等他开口夸奖她,小鱼儿却已经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容逾安哭笑不得,点头回道,“你穿也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最好看!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

    容逾安走到床边坐下,小鱼儿主动的往里面移了移屁股,给他腾出来位置。

    他挑眉,小鱼儿看到,拍了拍身边的位置,“哥哥上来,我们一起守岁。”

    往年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容逾安从善如流,坐过去后,将她抱在怀里,小鱼儿乖巧的用脑袋靠在他肩膀上,闭上眼睛,“哥哥,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小鱼儿的愿望呢?”容逾安说。

    小鱼儿笑嘻嘻的,“是我先问你的,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容逾安在她的小脸上轻轻戳了戳,“哥哥的愿望就是,希望新的一年里,小鱼儿开开心心,健健康康的,一直在我身边,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愿望很简单哦!”小鱼儿做了评价,一副小大人的模样,她抬头看向容逾安,“你放心,我已经批准了,这个愿望我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太开心了。”他十分配合的说道,“那小鱼儿的愿望呢?”

    小鱼儿吐吐舌头,“小鱼儿的也很简单。也希望新的一年里,哥哥开开心心的,健健康康的,娘亲和爹爹也开开心心,健健康康,还有席煜爹爹和蔺静娘亲,希望他们能生个弟弟,还希望弟弟健康快乐,开心的成长,唔…还希望夫子的腰痛能够减轻点,还有,家中的两只大老虎能够天天有肉吃……嗯,还有让幽月姐姐游学顺利,哎呀…哥哥,我的愿望是不是太多了?天上的神明会不会不答应我呀!”

    容逾安摇头,听着她稚嫩可爱的话语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她那么多的愿望里,把所有人都想到了,就是没有想到自己。

    真是个小笨蛋。

    容逾安偏过头去,在她脸颊上亲了下,“不会的,小鱼儿这么可爱,老天爷会帮助你的。不过,小鱼儿怎么许了那么多的愿望,没有替自己许愿呢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愿望就是你们都开心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自己呢?”容逾安问,“你应该首先把自己放在第一位。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“我在哥哥那里已经是第一了,不能太贪心哦!”

    容逾安无奈的笑笑,他喜欢的女孩子,是这个世界上,最好的人,最善良的人,最有力量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