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神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不良王妃:让爷贱笑了 > 正文 第433章 请快点醒来

北京赛车pg10开奖结果

    容逾安没有再停留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幽月见状,赶紧追上去,下意识的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,“少爷……”容逾安一把大力甩开她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厌恶、嫌弃、鄙夷、而冷漠无情,像是一把利剑插在她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幽月的眼睛有点酸,她咬咬牙,“我陪你一起找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容逾安越走越快,在幽月愣怔之间,就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他回到正院子里,在场的人别看小小年纪,一个个都是人精,察言观色自然在行。

    容逾安脸色难看,谁都不傻,还是宣和公主奶声奶气的道,“安安哥哥,出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小鱼儿还没找到,你们所有人都帮我找。”他说完后,不管他们同不同意,径自开始分配任务和地区。

    这群人从小都是一起长大的,从来都是对容逾安马首是瞻,被分配任务后,就连小小的宣和都要加入帮忙。

    一群人迅速确定了各自的任务,然后开始忙碌,临走的时候,都看见了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幽月,不过,大家见容逾安看都没看幽月,那原本想要打招呼的心,彻底偃旗息鼓,一个个夹着尾巴干活去了。幽月看着迅速空荡荡的院子,抿紧了唇瓣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?

    明明什么证据都没有,为什么容逾安就认定是她做的?

    难道在他的心里,自己就是那么不堪的一个人吗?

    尽管幽月没有被分配任何,却还是主动的跟随在一个好脾气的富家公子哥少爷身后。

    找了许久都没有收获,富家公子哥去找容逾安汇报。

    幽月心中略微忐忑。

    虽然那地方很隐蔽,但是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误打误撞就找到了呢?

    结果听完一群人的汇报,她就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没有人找到小鱼儿。

    内心不由自主的有一丝得意,但她不敢特别明显的表现出来,悄悄的抬眼看向容逾安,不凑巧的是,正好和容逾安的视线相对上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抿了抿唇,忽而灵机一动,“少爷,不如我们叫上府上的小厮一起寻找吧,马上天快要黑了,我们得加快速度了,小鱼儿妹妹最是怕黑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她说的头头是道,容逾安皮笑肉不笑的哼了声,对着围绕在身边的众人道,“天色已晚,大家已经尽力帮忙过了,不如各位就先回去,至于小鱼儿,我去禀告父亲母亲大人,只能派人来找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知道,再留下来,就成了累赘,反而碍事,因此一一告退。“幽月,去送送公主皇子们!!”容逾安直接使唤她。

    被点名到的幽月一怔。

    在容府上,虽然她不是千金小姐,但却一直都是小姐的待遇,类似于这种活, 往常都是由管家来做的。

    可今天容逾安的口吻,分别是使唤一个丫头那样。

    心中的不适让她迟疑,容逾安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,“快去快回,之后还有事情要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把她当成下人使唤了。

    幽月瘪瘪嘴,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等他们二人走后,容逾安第一时间去找了容玄和方朵朵。

    临近过年,容玄没有政事要处理,整天都和方朵朵在一起。

    容逾安到的时候,两个人正在作画。

    方朵朵靠在软榻上,手边还躺着他那个傻乎乎的二弟,肉团子一样的倒在上面,对面不远处的容玄,则坐在桌子上,深情款款的朝着方朵朵看几眼,随后再落笔。

    容逾安不忍直视,硬着头皮轻轻的咳嗽,“爹爹,娘亲。”

    方朵朵看过来,笑着道,“安安过来了,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他听话的走到方朵朵跟前,弯腰行礼,方朵朵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,拉过他的手,皱眉说道,“你的手怎么这么凉?在外面玩了一下午?”

    容逾安已经长大了不少,自从有了小鱼儿之后,就很少缠着方朵朵。现如今被这么关心,有点不自在,耳朵后面浮上来一片红晕。

    不等他开口回答,容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跟前,将他提拎起来,挑着眉对他道,“男子汉大丈夫,整天挂在嘴边的就是找娘亲,能有什么出息?”

    方朵朵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逾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都知道容玄在别扭什么,不就是占了他媳妇一些时间么。

    容逾安嘴角抽搐,想到自己前来的正事,赶紧言归正传,“爹爹,娘亲,孩儿过来是想请爹爹给我一些人手,我们下午在玩捉迷藏的时候,小鱼儿不见了,方才找了许久没有找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方朵朵惊讶,“我的小鱼儿,怎么会不见了?”

    容逾安眸中闪过片刻的阴鸷,刻意软下来声音说道,“可能是藏起来了,只不过我没想找到藏在了哪里,眼下天色暗了,小鱼儿怕黑,又死心眼,肯定会害怕的哭鼻子,所以我想尽快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方朵朵听完后,催促着容玄去找人,容玄当然是顺从着方朵朵,立刻拨来了一批暗卫,目标是整个王府,地方不大,应该能够很快照到。

    府上的动静不小,惊动了隔壁的蔺静和席煜。

    两个人让小厮过来询问情况,在得知小鱼儿不见了之后,席煜匆匆忙忙的赶过来,身后跟着大肚子的蔺静,两个人见方朵朵眉头皱着,小脸哭丧,少不了一顿安抚。

    容逾安没歇着。

    暗卫寻找小鱼儿的过程中,他没有停下,先回了趟房间,找了一圈,未见踪影,又跑回到小鱼儿的房间,同样没有人。

    府上的门卫都说没有见过小姐出门,幸好只是在王府之内。

    暗卫们的办事效率很高,然而即便如此,也没有小鱼儿的下落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容玄才神色骤然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他啪的一声将茶杯丢在桌子上,吓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腰板,“你说什么?没找到?”

    暗卫害怕的点头,“的确如此。”

    容玄笑,“王府就这么大, 该找的都找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王爷,该找的都找了,除了天上地下和水底。”

    “去找!”容玄道,“找不到都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!”

    暗卫领命就要离去,席煜却出声叫住了他,“我记得府上是养了狗吧?不如叫上几只狗一起寻找。”

    上次就是这样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办!”

    容逾安扯了一只狗,不甘心的重新回到了幽月之前藏身的地方,幽月在身后跟着,紧张的要命,“少爷,这里不是已经找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容逾安头也不抬,“别让我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幽月委屈的噙着眼泪,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幽月做错了什么吗?要是做错了什么,你告诉幽月,幽月一定改。”

    容逾安心头烦躁,看都不看她,“没什么原因,就是不想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大阔步的离去。

    身前的大狼狗越往后院深处的花园走,越是兴奋。

    容逾安眉头微挑,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,脚步不由得加快。

    他被狼狗一路牵引到那口枯井旁,然后狼狗顿住不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口枯井,容玄的脸色阴暗无比,他上前几步,低头朝下面看。一片黑漆漆的,什么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“小鱼儿!”容逾安喊了声,没有人回应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到狼狗,的确是不再前进,又看到地上失足趔趄的痕迹,忙吹响口哨,不多时,所有人都来了。

    容逾安跟容玄解释,“就是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容玄一言不发的摆了摆手,立刻就有一个暗卫,往腰上绑好绳子,在大家的帮助下,跳下了井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紧紧的盯着井口。

    方朵朵靠在容玄怀里,他的大手则在她后背上,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。

    很快,暗卫落地,冲着他们喊,“就是在这里!”

    不用容玄过多吩咐,其他人齐心协力把暗卫给拽了上来,这回他怀里抱着小鱼儿。

    见到小鱼儿的那瞬间,方朵朵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容逾安本来急切的往前冲,然后在看到她的样子时,忽然怕了。

    她的脑袋上全部都是血,脸上也是,嘴唇惨白,被抱着的时候,奄奄一息,几乎没有呼吸。

    容逾安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方朵朵走过去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拉着他一起上前。

    靠近了后,看到她胸口微弱的起伏,两个人都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他抱过小鱼儿,不做停留的朝着往房间里去,容玄在身后处理事务,“去把所有的太医都叫到府上来,还有彻查这件事,小姐怎么会无缘无故掉进来井,我要知道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暗卫掷地有声的回答, 回荡在黄昏的后院,同时也像是一块巨大的的石头,毫不留情的压在不远处幽月的心头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她完全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容玄居然要追究,到时候怎么办!

    小鱼儿要醒过来的时候,真相就会大白,到时候,没准她会因此被赶出府邸。

    幽月这时候知道害怕了,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。

    她想了许久,没有想出来解决办法,听到有人说大夫过来了,赶紧跑到别院去,看看大夫怎么说。

    真希望她永远醒不过来!

    大夫被请进房间,几个人轮番诊断,查看过小鱼儿的伤势之后,最后确定,没有什么大碍,只不过是掉下去的时候,磕到了脑袋。就目前看来,脑袋没有什么大问题,具体如何,还要等醒来后再做检查。

    容许和方朵朵齐齐松了口气,让大夫去抓药。

    房间里只剩下容逾安,他握着小鱼儿的手,放在唇边亲吻,心中一阵阵懊悔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小鱼儿,请你快点醒过来。